game Đánh bạc:养猪种菜种胡姬 一生务农四次搬迁无怨尤

新2信用网出租www.hg108.vip)是新2(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新2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新2信用网出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新2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养猪种菜种胡姬 一生务农四次搬迁无怨尤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傅丽云   2022-10-02 05:00 傅丽云 |作者 潘惠义当了半个世纪多的农夫,经历四次农地搬迁,仍坚持务农情怀,几近千锤百炼的地步,实属罕见。(邝启聪摄)

潘惠义说,搬迁时,支架很难带走,因为那是用洋灰固定在地上的,得一根根拔出,费时费力。

搬家故事始于1960年代

潘惠义指出,新加坡当时每天需要3000头生猪。“以前许多人养猪,猪肉价格稳定,一只生猪每公斤以两三元计算,如今卖六七元。”

潘惠义表示可以理解。“政府有政府的想法,但人民有人民的想法,农夫也有农夫的想法。”

听他阐述移树细节,当时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他希望下次做得更好。“人活着不就是为一个希望。没有希望,怎么做下去?”

俄乌冲突使能源价格飙升,电费涨至8000元。合约今年7月到期,零售商献议每千瓦时四角的优惠价,他想了想,决定“跑回去”新加坡能源(SP)的无约浮动价。“被合同绑两年,若电费跌到两毛多,不就亏大本?”

当初兴建胡姬山庄时,他选用不畏日晒雨淋的优质好木——马来樟木(Chengai),作为支撑遮阴网的支架。

记者跟农粮与兽医局(食品局前身)媒体署前副署长吴士荣提起潘惠义,他们因工作关系相识于1970年。

最终,政府给予的赔偿,只是他估算损失的20%。

政府淘汰养猪业 促成“第二迁”

除了为本地酒店和新航贵宾室提供装饰花卉、供应花卉给国家胡姬园,胡姬山庄也是新加坡旅游局帮忙促销的旅游观光地,每天接待多个旅游团,以日本游客居多。

他在俗称“火城”(加冷煤气厂旧址)出生,有两兄一弟。潘惠义的父亲是潮州人,在火城附近开小鸡专卖店,就是把鸡蛋孵成小鸡,卖给鸡农。

胡姬山庄占地43公顷,相等于50个足球场。当时种植200多万株胡姬花,是本地最大的胡姬花兼观赏花农场。

数十年来起起落落,算得上身经百战。多次搬迁的艰辛与心酸,唯有他自己最清楚。

他说,小猪养五六个月,重量可达八九十公斤,就可以卖了。

为了省钱,他逼不得已叫工人铲除辛苦栽培的胡姬花。工人砍伐时,怕心痛受不了,他不敢去看。

1980年代初,政府重新规划农地,潘家举家搬到榜鹅养猪,这是潘家“第一迁”。

2009年,时速80多公里的龙卷风摧毁大部分支架。所幸保险公司作了一些赔偿,支架重新安置,不料两年多后,因征地再次倒下,只不过这次是非自然倒下。

种胡姬花是事业“巅峰”

谈到猪,他眉飞色舞,大谈自己养猪的经验。“我远远就可听出猪的叫声有无异样,判断它是否病了。我们都自己医,喂抗生素。”

他举例说,本地肉鸡全靠入口,其中约三分之一来自马来西亚,马国今年6月1日禁止活鸡出口,影响巨大,“连鸡饭摊也无法开档”。

亏了那么多,干嘛还“埋头苦干”?“这是家庭生意,我们的兴趣。一直做农业的人,就喜欢做农业。习惯了,习惯就好。”

因疫情关系,他暂时取消晚餐供应,只供应午餐,并让员工星期一放假。

因为我们是农业“出家”嘛!

新农地只能种五六万株胡姬,量太少,难出口,在地卖也划不来。因此,2017年政府倡导“自供菜”时,潘惠义积极响应,决定弃花转菜,并继续开餐馆。

潘惠义的大哥当时开了家公司,每月进口百头种猪,再卖给猪农。

这名农夫的论述充满生活智慧和常识。他生动地比喻,一根竹竿无法看到每个人,打下去,有些死,有些活。“它原想打一个坏人,结果旁边15个、20个好人都死掉了。政府制定政策时,目标对准了,却无可避免影响到其他人。”

潘惠义搬家的故事,要从1960年代,警察还穿短裤的年代说起。

政府淘汰养猪业的大政方针,让潘惠义成了惊弓之鸟。他坦言“怕了”,不知何时会有什么突然的宣布,凡事步步为营的好。

潘惠义与家人当年经营本地最大的胡姬花兼观赏花农场——胡姬山庄,是农业生涯中最辉煌的时期,1998年曾获颁国际标准ISO的品质管理认证。(档案照片)

哇,居然有两胎半这回事?

疫情“催生”盐焗鸡

看到记者露出狐疑表情,眼前的养猪行家,突然转换到“5频道”,慎重地重复:two point two to two point five。

随着限制逐步放宽,近期已有企业跟他接洽,安排公司宴会。潘惠义也蓄势待发,准备明年农历新年推出团圆饭和新春餐饮。

他记得,新加坡土地管理局男职员到胡姬山庄贴“征地通知书”时告诉他:“哦,你榜鹅猪农场的征地通知书,也是我贴的咧!”

五六岁时,潘家搬到林厝港尾,差百米就走到海边码头,“那里叫20英里半,新加坡最远的地方”。

“他是最出名的大地主,谁不认识呢?我们的地都跟他租的。”

新加坡寸土寸金,搞农业不是简单的事。不巧遇上土地政策骤变,更须应变得法。

后来才知,他是用365天,除掉怀孕加哺乳的天数,得出平均数。他也说,越老的母猪,生的猪仔越小,所以通常生了五六年,就会被淘汰。

“要是用PUB(公用事业局)的水,你们不可能买本土菜、本土花了,因为成本太高了。”

农地剩下两年,如果不获更新,几近千锤百炼地步的潘惠义打算退休,卸下一辈子的守候。

他也发现,大水泵耗电量大,换成数个小型水泵,效率更高,电费省了一半。另外,去年开展的高科技室内密集种菜,虽收获颇丰,但因电费大涨得不偿失,立马腰斩。

政府的立场是猪粪严重污染水源,而且新加坡土地稀少,养猪业不符合经济效益。

潘惠义与Sakura品牌合作,把自家种的巴西菠菜和奶白,批发到职总平价超市。其他蔬菜如苋菜、蕹菜、白菜、芥兰、菜心,则在周末和假日的“农场市集”出售。

胡姬山庄43公顷大,他后来成功标到西北部双溪登加(Sungei Tengah)的地段,只有3公顷,可以想象当时要舍弃的东西何其多。

潘惠义是精明农夫,为开源节流脑子不停转。发现苗头不对,方法行不通时,也能当机立断。比如,电力市场开放后,他转向电力零售商买电,每千瓦时一角多,每月电费三四千元。

20年租约原定2013年到期。2011年5月,潘惠义花了几万元装修宴会厅。

另一枚“炸弹”引爆

潘家向银行贷款,注入千多万元投资,用了三四年把生意慢慢搞起来。

“批评是为了改进。希望讲了,有些地方可以改进,当局会给予体谅。”

农家出身的胡姬山庄(Orchidville)业主潘惠义(67岁),从养猪、种胡姬,到现在种菜,场地前后搬了四次,个中经验或许鲜有人知。

,

cách đánh đề miền nam(www.vng.app):cách đánh đề miền nam(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cách đánh đề miền nam(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cách đánh đề miền nam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cách đánh đề miền nam(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他为人朴实,说榜鹅很多猪农受影响,集体赔偿比较合理,但这回他和政府各请的两大房地产估价公司,两方赔偿估算居然相差10倍。

养猪、种胡姬、种菜,当中还是养猪最赚钱。

榜鹅农地九公顷大,养了四五万只猪。根据潘惠义,当时每天卖五六十头,“一只猪两三百元,盈利空间不大,但营业额大的话也很可观。”

他说,潘惠义是个有智慧的农夫,当耕地被征用时不抱怨,而是转用其他的务农方法。“从养猪,种胡姬种果菜,到后来的鱼菜共生种殖,显露他的韧性和商业头脑,我为他感到骄傲。”

潘惠义眼中,养猪、种花、种菜没多大差别,都要细心呵护。开始时,他不熟悉菜的“习性”,得靠慢慢摸索。

那是三年短期合约,1993年,潘惠义第三度搬迁,向政府租用万礼罗弄拉打依淡(Lorong Lada Hitam)农地种胡姬花。

潘惠义在农地“打滚”久了,连遣词用字也“田园化”,包括上述每个新加坡人都希望国家“长”得好。

1990年初,完成第二次搬迁“壮举”的潘家,分到榜鹅另一块六公顷的临时用地,开始种胡姬花。

母猪怀孕期115天,哺乳期21至28天,最高可产20只猪仔,平均大概八至12只。“猪仔太多,有的母猪没办法养,有几个乳头是关键。”

但世事如棋,2011年6月,他接到另一枚“炸弹”——胡姬山庄须让路给地铁汤申线的总车厂。

电视上听到新闻 晴天霹雳

胡姬山庄的食客包括附近农场员工。疫情期间,堂食一度禁止。潘惠义用甘榜鸡亲自烹制盐焗鸡,方便打包带走。

潘惠义说着说着,好像给记者上生物课。

手足情深,从商的弟弟还买下当地一家鲜花批发中心,协助把家乡的胡姬出口到当地。

到了新地,铲泥机挖好洞,先放表土,树安置后,再填满表土。“种好一棵树,一点都不便宜。”

胡姬山庄的地契每三年更新。潘惠义的创意点子不少,但因为摸不透当局想法,很多时候只能按兵不动。

他指出,本地农夫对国家都有一定的担当。“我们也希望国家长得好,不要有问题。有时我们会骂骂两句,像父亲骂孩子一样,主要还是为孩子好嘛。

厨艺精湛的潘惠义,还投入10多万元,开设本地首家由温室改建而成的“绿野仙踪”(Forrest)冷气餐馆,赢得口碑。

“母猪一年平均生两胎二到两胎半。”

专访潘惠义,主要是他坚持务农情怀,有别于一般生意人。

潘惠义说,这名响当当的律师,把车子停在码头,下来走一段泥路,过一道小桥,才能抵达那栋建在水中的英式老别墅启信屋(Cashin House)。

潘惠义认为自供自足非常重要,不可过度依赖外来供应。

农业最难做,问潘惠义(67岁)为何热忱历久不衰时,他不假思索地说。

“启信后来在码头建了一道桥,直通别墅,方便出入。”

“搬迁过程万分辛苦,不仅仅是财务问题。”

疫情期间,厨艺精湛的潘惠义亲自烹制盐焗鸡,广受食客欢迎。(胡姬山庄提供)

他也自制酵素,研发水耕系统,更在五六年前打造“鱼菜共生”(aquaponics)的创新种植法。共生系统养的罗非鱼、八丁、金目鲈、翡翠鲈鱼等,也成了农场食客的盘中餐。

记者没纠正,笑说:哦,你还真是农业“出家人”呢。

他说,搬迁工钱太贵。以租用大罗厘来说,一天租金1000元(最多两趟),让人吃不消。

正当猪养得肥肥好好,1984年某个晚上,电视跳出时任副总理吴庆瑞宣布全面淘汰养猪业的新闻,对猪农来说简直晴天霹雳。“事前毫无征兆,猪农都浑然不知,有的还在建化粪池,或装置自动喂食系统。我当时也以为,新闻报错了。”

遇到困难就变通

“猪要洗澡,种花种菜要浇水,这行做久了,就知道什么最重要。池的四周,把路面做成斜面,大雨一来,水自然往池里去。”

移植山庄的几十棵大树,也煞费心机。“树要连根拔起,吊秤车要钱,运载的罗厘要钱,间中还得考虑安全问题,树身太长罗厘能不能载。”

高中毕业后,潘惠义全情投入农务。1980年代,他弟弟到美国念经济硕士学位,随后定居旧金山。

他说,猪的乳头分两排,每排八到九个,其中七八个有奶水,末端的乳头较难出奶,“选母猪时,必须选奶水很足的。”

潘惠义七八岁大时,每天早上六七点,就独自到海边,向奎笼鱼贩买小杂鱼喂鸭子。那时,常常看到“红毛名人”霍华德·启信(Howard Cashin)。

征地通知后仅有一年的时间搬迁,这也是“第四迁”。

农务经验丰富的潘惠义,2012年到双溪登加开拓新农地时,当务之急是规划水供。他用两台挖泥机挖出长50米,宽30米,深10米的大水潭。即使不下雨,池内的水也能用上一个月。

今年6月马国禁活鸡出口之后,鸡只价格上调了三次,他的盐焗鸡维持原价。“价钱有竞争性,顾客就会觉得,在这里用餐不是很贵,会再来。若不断提高价钱,就没有回头客了。”

胡姬山庄有八九成胡姬出口到国外,其中莫氏(Mokara)蜻蜓兰和石斛兰(Dendrobium)很受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欢迎。

那是潘家农业生涯中最辉煌的时期,有100名员工。

潘惠义的两名兄长念华校——启化总校。他和弟弟分别到两所英校——阿妈宫小学和广扬学校念书,但家人全讲华语,看华文报,算是中英兼通。

搬家史,潘惠义虽然轻松道来,却始终隐藏不了心里的无奈。

农场有18个温室。潘惠义带领参观时,看得出他为丰硕成果引以为豪,捧起蔬菜拍照时,还禁不住嗅了嗅,感叹:好香啊!

潘家的农地四公顷大,养鸡鸭猪。四个壮丁都能干,建鸡寮、打理猪食样样精,个个十多岁就出来创业,顺理成章地成了农夫。

用PUB水 大家别想吃菜了

盐焗鸡吸引了远至东海岸的顾客,八只10只的买,也带来不少外卖单子。“总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变通,找方法生存。”

种花、种菜,不用半滴水龙头的自来水。

政府宣布淘汰养猪业后,猪农须在1989年底之前结束营业,潘家是最后一批搬迁的22家猪农场之一。

本期《人物面对面》,潘惠义畅谈半个多世纪来,如何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包括如今应对冠病疫情和俄乌战事。

相关热词 人物面对面 林厝港 农夫 相关推荐 公益金新主席周士达:要改变公众心态 以可持续乐捐让爱心绵延 律师公会会长陈锦海患癌后首专访 敢敢做自己 更真更坦诚 与客工搏感情20多年的医生吴伟良:秋天了就该潇洒放手离去 土管局局长刘显扬:为旧校舍创造新价值 三政坛新星 忙碌耕耘社区汲取草根智慧 ,

game Đánh bạc(www.84vng.com):game Đánh bạc(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game Đánh bạc(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game Đánh bạc(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