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gram营销:大厂百万年薪争抢“天才少年”,到底值不值?

Telegram营销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营销包括Telegram营销、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营销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降噪NoNoise(ID:forjingyijing),作者:戴菁、张雅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某些重要或者特殊的时间节点,人们总是期待天才或者英雄的出现。那些以各种名义遴选出来的优秀个体,被赋予改写组织命运的厚望。 


无论是DC和漫威宇宙的超级英雄、《三体》里的面壁人,还是当下大厂名目繁多的“天才少年”、“未来星”,背后都似乎隐含着某种群体性期待,或者说焦虑。


比如最近十年,当代码被认定为撬动数字世界的一个支点,科技行业要想保持杠杆效应带来的时代红利,只能加大对年轻的天才程序员、算法工程师的争夺。


大厂都需要找到那个“支点”。为了在校招阶段抢人,华为“天才少年”、阿里“阿里星LAB”、腾讯“大咖”、美团“北斗”、快手“STAR”、小米“未来星”、百度“AIDU”等项目不惜薪资倒挂,竞相开出占据热搜的诱人条件,比如华为给到最高201万元的年薪。


一边是35岁普通程序员的饭碗焦虑,一边是大厂对刚毕业的“天才少年”豪掷千金。在今年的程序员节这天,《降噪NoNoise》聚焦“天才少年”这个特殊群体,看大厂为何竞相掐尖、天价薪酬到底值不值?


大厂开始新一轮“掐尖”


大厂“掐尖”运动中,知名度最高的是华为“天才少年”计划。但若从启动时间来看,最早行动的是阿里。


早在2011年,阿里便发起“阿里星”计划,意在网罗最年轻、最顶级的技术人才。那段时间正是阿里云的初创期,是“天才”和“疯子”登场,凭借手中代码改写阿里基因、开创国内云计算市场的试验期。


两年前,一群程序员在北京上地汇众大厦的一间破旧办公室,敲下阿里云操作系统“飞天”的第一行代码。到2011年,阿里云推出云服务器,TeamCola等成为第一批上云企业。


云计算时代的到来,意味着阿里需要储备更多顶尖技术人才,“阿里星”计划便是其一。从公开信息来看,入选“阿里星”的校招生,早期可以拿到P6职级,后来江湖上也有P7“阿里星”的传闻。


这些顶着“神秘”光环的毕业生,有人最多经历13轮面试。入职后,他们中有的成为阿里云高级安全工程师,有的直接加入“达摩院”,有的则成了菜鸟高级算法工程师。


另一大厂百度,其“AIDU”计划始于2017年,目标是培养AI技术领军人才。2017年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时任百度首席运营官的陆奇首次提出,“AI是百度的机会,百度将all in AI”。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掉队的百度,一度有点慌不择路,搞了一堆跟风项目,比如O2O。陆奇喊出“all in AI”的口号,曾被外界误解为百度将把重心转移到下一个时代的自动驾驶或者智能语音,但其初衷更像是强调百度要重新聚焦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抓住AI爆发的红利,这同时也意味着会毫不手软地砍掉旁逸斜出的“枝桠”。


华为“天才少年”计划始于2019年,彼时华为遭遇美国狙击,芯片断供导致高端手机市场份额大幅缩减,前沿创新也有被“锁死”的风险。


华为需要打破美国的技术垄断,离不开人才的聚集。任正非曾说,华为未来要拖着世界往前,要自己成为标准。在对公司经营管理团队EMT的一段讲话中,他首次阐释了对“天才少年”的厚望——希望他们就像“泥鳅”一样,钻活组织、激活队伍。


关键人才对一家公司能有多重要,任正非本人是有发言权的。早年华为招过一个年轻的俄罗斯博士,小伙子不会谈恋爱,只会做数学。在其加入华为的十多年间,连主管领导也说不清他到底在捣鼓什么。但突然有一天,他宣布通过算法实现了一个基站同时兼容2G、3G网络的技术突破,这让华为一下子领先爱立信,大规模占领欧洲市场。


“我们现在很厉害,与这个小伙子的突破有关。”任正非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曾经这样总结。


在一众大厂中,华为的“天才少年”计划也是最为高调的。这种高调,有薪资上的顶格。比如天才少年的年薪有三档,范畴都很明确,分别为89.6万~100.8万元、140.5万~156.5万元、182万~201万元。这或许源于任正非深谙人性的一个人才理念,“钱给多了,不是人才也变成人才了。” 


相较之下,同期其他大厂的“掐尖”预算相对低一些,但彼此差距不大。通过部分公开信息,P6级“阿里星”对应薪资超60万元;美团北斗约50万元起。


有北航硕士研究生向《降噪NoNoise》透露,他的一个同学去年收到“小米未来星”offer,总包在60万元左右。这名同学研究方向与自动驾驶相关,各方面能力都比较突出。


综合来看,各大厂对“天才少年”的门槛基本相似:名校博士为主、极少是硕士,超级学霸,竞赛大神,有国际著名会议及顶级期刊的学术成果。


这样的技术人才,在每年数百万工科毕业生中,大概只有数百人。其中当属AI算法类人才最为紧俏。这也是大厂为何要下场争抢、甚至不惜出现薪资倒挂的一个原因。


曾有互联网大厂HR透露,前两年为了秋招“掐尖”,大家甚至抢先到七八月就锁定“提前批”,九十月就发意向书。大家盯上的顶尖毕业生基本个个都是“offer收割机”,出手稍晚,人就被撬走了。


找到支点


表面看大厂之间是在抢人,实际是怕错过新的“支点”。


某互联网大厂前技术高管江阳解释,校招的各种“星”,其实属于一种特殊offer。顶尖毕业生是稀少的,大厂哪家都不差钱,势必会争抢人才。如果有一家出高价,大家很有可能跟进。跟进的结果是打乱原有的薪酬结构,所以需要专门搞一个“项目”。


至于高薪“掐尖”值不值,各家自有盘算。“一是企业出得起钱。毕竟多给少数员工开几十万工资,对大公司来讲不算多大的支出;二是情绪性的怕错过。万一里面有一个同学做出了很大的成就呢?”江阳认为,掐尖与风险投资有相似之处。


就像你很难说,红杉资本的“赛道为王”理念,是真心看好同赛道下的每一家公司,还是在不想错过的情绪之下,把能辐射到的“种子”统统用支票去松一松土。


不过江阳确实也发现,技术同学里最好的和普通的差别还是非常大,有时是十倍或者百倍的差距。


在发端硅谷的全球信息化革命进程当中,因为一个“天才”程序员、工程师的出现而改变一家公司商业模式、命运走势的传说从未间断。比如仙童半导体“八叛徒”塑造了最初的硅谷,安卓之父安迪·鲁宾则帮谷歌拿到了成为移动互联网平台的门票。


国内大厂自然也希望延续更多类似的技术传奇。在他们对外宣传的“天才”案例当中,华为2019年“天才少年”钟钊用不到1年的时间,带领团队实现AutoML的大规模商用。他们的AutoML算法应用到了华为Mate系列和P系列手机上,从此华为手机以“拍照强大”的标签占领了消费者的心智。 


曾获得8块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金牌、2018年毕业后成为美团“北斗”一员的曹雪智,入职后很快成为美团大脑知识图谱构建者之一,负责商品图谱从0到1的建设。三年后,这名年轻人成为美团大脑知识挖掘组负责人。


“阿里星”陈谦,27岁时就独立研发人机对话系统,在国际大赛中战胜IBM、麻省理工等机构,夺取过两项世界第一。


要说这群“天才少年”有什么特殊之处,除论文、竞赛奖牌,一名知乎网友Jesse分享了他的独特观察。Jesse的一个同学属于大厂顶级offer收割机。那位同学有很多普通的一面:经常疯狂的连续打游戏、每天都起的很晚、处理事情有些懒散,但他也拥有很多一般同学不具备的特点:比如自我驱动能力。


“在其他同学休闲娱乐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看到这位同学自己在翻看相关的书籍。有一次全班坐车去某个农家乐玩,在车上的时候这位同学拿着iPad低着头。起初我以为他是在玩游戏,但凑近看了下发现他正在看某本编程的书,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其实如果你去观察那些大牛,这一点我发现都是有的。他们有很多普通的一面,但对于技术这一块却有着良好的自我驱动能力,即便和自己当下的工作无关,他们也会自己凭兴趣去学习去尝试开发一些东西。


当然顶尖人才并非高开高走一条路径。此前有望京某大厂人士透露,公司有校招进去的应届生,几年就干到总监的情况。至于华为“天才少年”,是否所有人的产出都比普通校招生要高、后续发展更好,目前也没有一个定论。


不过从历年筛选条件来看,互联网大厂眼中的“天才”主攻方向,大多跟核心业务结合密切,这为“天才”的爆发提供了更便捷的空间。比如小米、美团这两年开放了不少自动驾驶算法类高阶岗位,这与小米下场造车、美团专注无人配送以及物流仓储的自动化相关。


相较之下,华为更偏向基础研究,希望在数学、计算机、物理、材料、芯片、智能制造、化学等相关领域寻找有特别建树并有志成为技术领军人物的“天才”。


“在过去的20多年,凡是我们在数学和算法上投资比较大的,有专门的团队在做工作的,我们在这个领域的产品在全球都逐渐走向了领先;凡是不重视在数学和算法上投资的,这些产品目前来看都是落后的。”任正非本人一贯重视基础研究和底层突破。


在把2021年~2022年定位为华为重要的战略攻关年后,他提出要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攻关经费支出,其中一项是加大人才支出。一旦招进来的人做出重要成绩,“伯乐”要一起被表彰。


任正非的求贤若渴体现到很多细节当中,比如他提出要创新人才招聘考核模式,面试是为了“发现被面试者的优点,沿着优点了解他……切忌跑偏,去考察他、吓唬他。”


他还指点HR从何种途径挖人,比如多与业界大拿、优秀学校校长、世界大赛主席等沟通交流,扩大优秀人才的挖掘来源。


程序员火多久?


多名互联网HR有个相似感受,这两年“天才少年”越来越不好挖,因为竞争对象越来越多。


前述北邮研究生透露,他有两个同学,一个拿到快手STAR,一个拿到小米未来星,但两人都放弃了“升星”机会。


前者是因为快手的岗位偏客户端,而自己要找后端研发,所以去了英特尔——一家正在走下坡路的芯片大厂;后者加入了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公司Momenta,“岗位在苏州,研究方向、给的待遇也都匹配上了。”据称那名同学曾在百度实习,手握几篇顶级会议论文,是多家大厂的争取对象。


智源研究院副院长刘江告诉《降噪NoNoise》,AI方向的优秀同学,现在除了大厂和明星创业公司,还有其他选项:比如在高校继续深造,以后学术界就业。近几年各地创办了许多新型研发机构,包括多个国家实验室,还有智源、之江等研究院,对顶尖人才的吸引力正在增强。这是因为新型研发机构的特色是有比高校更宽松的条件可以做研究,而企业还是比较侧重于解决具体业务问题。


这两年,类似华为留不住博士(博士类员工5年累计平均离职率为21.8%)、阿里“达摩院”多名科学家出走、腾讯AI Lab大牛回到学界等大厂人才流失消息时常传出。很明显,即便求贤若渴,大厂不一定适合每个技术天才。


当下还有一个新的变量——当大厂业务趋于聚焦,对算法人才的争夺,在某一天会不会出现一定程度的需求饱和?换句话说,程序员这个行业还能火多久?


对此,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执行院长王咏刚在最近一次受访中分享过他的观点。他认为,程序员之所以能够变成非常赚钱的行业,不是因为相比其他行业超级到什么程度,主要原因是吃到了过去30年全球信息化的红利。


对程序员的需求,本质上取决于这种科技趋势能保持多久。他认为与程序员相关的科技趋势,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最早的信息化/数字化,就是把非数字的东西全部用电脑处理。第二步是移动化/物联网化,即把数据全部分布在像手机、电视机顶盒、冰箱等终端,这一步让网络变成了移动化的网络,把整个世界连在了一起。有了移动网络之后,第三步是把智能算法放在每一个地方,去大幅提高效率。所以智能化这件事,特别是人工智能算法在各个行业的渗透,其实才刚刚开始。


“只要智能算法对效率的提升,还能保持前面30年这样的速度,我相信这个行业还是会一直红火下去,只是红火的方式、对程序员的素质或者经历的要求会和以前不一样。”


沿着“Hello,Word”的共同起点,新一代程序员注定融入新的时代,创造专属他们这一代的技术改变世界的传奇。


就看谁会成为那个“天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降噪NoNoise(ID:forjingyijing),作者:戴菁、张雅琦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